首页 > 业界新闻 > >文学期刊: 好作品一定是时代的“梳妆镜
业界新闻

文学期刊: 好作品一定是时代的“梳妆镜

时间:2018-02-09 02:05作者:admin打印字号:

  近日,由石家庄市文联举办的《村戏》公益点映在石家庄博纳国际影城举行,该片导演郑大圣与众主创来到现场,与观众一起观看了此片,并分享了影片台前幕后的故事。

文学期刊: 好作品一定是时代的“梳妆镜

  作为与《鬼吹灯》不相上下的盗墓小说,《盗墓笔记》被拍成电影非常值得期待,但是请导演们千万不要走《盗墓笔记》网剧的老路,类似“把牛头交给国家”的话就不要说了。

  嘉宾:钟红明 《收获》副主编(左二);朱燕玲 《花城》总编辑(右二);宁肯 《十月》副主编(右一)

文学期刊: 好作品一定是时代的“梳妆镜

  再来详细说说第二个提案吧。这个提案是基于当下文学存在的问题所提出的,它关注的是近几年国内新出现的一种文学体裁——“非虚构”。实际上,“非虚构”在我国不是一个新鲜的东西,它就是报告文学和纪实文学,比如上世纪30年代夏衍的《包身工》,上世纪50年代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等,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报告文学、纪实文学和新闻的要求是一样的,要严格地审查、核实后才可以发表。但是这几年来,有些人为了回避审查制度,引进了西方文学界的“非虚构”概念。所以,我们必须通过立法,加强对“非虚构”类文学作品的真实性的审查。“非虚构”必须是客观真实的,有人认为主观的“真实”,或者是主观的“非虚构”就可以了,这是不对的。我认为,除了文学手法以外,其他内容都必须是客观性的。

  在中国文学期刊界,《收获》《十月》《花城》《当代》曾被并称为“四大名旦”。很多经典文学作品就是通过这些期刊走进人们的视野并被广泛流传直至历史铭记。

  在2016中国(武汉)期刊交易博览会上,《收获》副主编钟红明、《十月》副主编宁肯以及《花城》总编辑朱燕玲做客“红沙发”系列访谈,就“文学精品如何打造”的话题与观众进行了交流。

  著名作家、中国首位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写作容易,写出精品不易。在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中,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是主编们眼中的文学“精品”?

文学期刊: 好作品一定是时代的“梳妆镜

  习总书记指出,人民既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既是历史的“剧中人”、也是历史的“剧作者”。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笔者以为,《快递中国》这部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剧中人”的主体是农民,鉴赏和评判的主体是读者,很好地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习总书记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浴血斗争,中国领导人民进行的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历程,古老中国的深刻变化和13亿中国人民极为丰富的生产生活,为文艺创作提供了极为肥沃的土壤。笔者以为,近代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民寻梦、追梦、筑梦的不懈奋斗和蕴藏其中的生动故事,是当代中国文艺创作必须牢牢把握、潜心挖掘的时代主题。只有这样,文艺工作者才能创作出书写人民伟大实践、记录时代进步要求、鼓舞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的优秀作品,才能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重庆幸运农场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副主席何建明做客人民网。(人民网记者吴亚雄 摄)

  电影《村戏》根据河北作家贾大山的五个短篇小说改编,在井陉取景,片中主要演员来自井陉青年晋剧团,剧中角色的语言也是井陉方言。该片获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摄影、最佳女配角四项提名,荣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摄影奖,并且入围了第54届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

  著有长篇小说《草房子》《根鸟》《细米》《青铜葵花》《火印》以及“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和“丁丁当当”系列等。主要文学作品集有《忧郁的田园》《红葫芦》《追随永恒》《甜橙树》等。主要学术著作有《中国八十年代文学现象研究》《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小说门》等。

  说完网络文学,我们再来看看传统文学。在古典四大名著中,《三国演义》、《西游记》无疑是热门IP,《赤壁》、《大闹天宫》、《见龙卸甲》等都是根据这两部小说改编,《水浒》、《红楼梦》则聊聊无几,这两部小说同样会有很多章节值得被当成热门IP,翻拍成电影。

  今年我提了两个提案,一个是有关“文学、文化如何在公共外交当中发挥作用”;另一个是有关“加强对‘非虚构’作品真实性的把关”。

  创刊于1978年的《十月》因其贴近现实、贴近时代的特色被誉为能文能武的“刀马旦”,很多国内知名作家的作品都曾在《十月》上首发。

  在宁肯看来,好的作品首先应该贴近现实、贴近时代,能够反映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中人与时代的关系、人与现实的关系,能够反映出各种时代大潮之下人的生存状态、人的命运以及内心世界,这些是好作品的基础。在此之上,比如具体的写法、人物塑造以及故事编排和语言能够达到优美、流畅和准确,这是从文学的角度理解什么是好作品。同时,“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的洞察力也是产生好作品的重要因素。

  《快递中国》聚焦于改革开放的大背景,取材于改革开放的最前沿,记述了一群没有高学历、没有人脉关系、没有创业资金的山里人,赤手空拳闯荡江湖、艰苦创业铸就辉煌的感人故事。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在位于神秘的北纬30°线上的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来自歌舞乡的聂腾飞、陈德军、赖梅松和来自横村镇的喻渭蛟等4位农民,呼朋唤友走出大山,相继在杭州、上海等地创建了“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4家快递公司。这4家公司的创始人,或初中毕业,或初中没毕业,学历最高的也只有高中或中专;这4家公司的员工,70%以上来自农村。最终,他们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快递业史上的奇迹:4家公司相继成功上市,跻身中国快递业“第一方阵”,占据“世界快递第一大国”半壁江山,这些公司的创始人和千千万万的创业者也因此走出了贫困,走出了卑微,圆了梦想,实现了价值。这是一个草根创业创新的故事,一个大时代小人物创业创新的故事,一个当代中国农民寻梦、追梦、筑梦、圆梦的故事,一部新时期中国农民的“创业史”。笔者以为,这部作品深刻地揭示了时代与民族、时代与国家、时代与个人、社会进步与企业成长、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的关系,很好地把握了中国梦的时代主题,留给了我们诸多启示。

  作为先锋期刊,《花城》对于作品的包容性更强,除了基本的标准之外,对于文章在写法上的接受度更大。朱燕玲认为,文学作品关注的“现实”可以有更多的拓展。比如,背景不一定是当代,也可以是某个朝代,只要作品反映的内容能够让当代人产生共鸣,关注了一种永恒的东西,也是一种关注。

  《收获》在前些年曾总结了刊物一贯以来的编辑方针和宗旨,其中深深地烙刻着上海的影子——海纳百川。也就是说,在他们看来,文学是没有边界的,没有藩篱的,文学要有包容度,并不拒绝某一种风格、某一种流派,而是在各种流派之中要选取最好的、最具代表性的。

  “优秀的文学作品,当独立地把其发掘出来时,你会发现它代表了人类所处的某种普遍的困境或者人性的深度。”钟红明认为,文学的精品就是我们内心当中一直不变的一种追求,也是一种不变的寻找。一个优秀的作品,是能够表达人类灵魂的东西,能够让人读后有痛感、有喜悦的作品。这种作品超越了具体的题材、具体的时代,并且会一直存在,时间会证明它存在的价值。

  “当然,文学是比较特殊的领域,无法通过临时动员的方式来达到一个整体的效果,我们更重要的是提供一种宽松的环境,更自由的环境,让大家能够各自发挥个人所长。”朱燕玲这样认为。

文学期刊: 好作品一定是时代的“梳妆镜

  在有互联网之前,作者要登上文坛崭露头角,期刊还是一个必过的门槛。但随着时代变化,互联网的诞生改变了这一切。与此同时,一代一代读者在变迁,一代一代写作者在变迁,一代一代编辑在变迁,文学期刊就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不断焕发它的生命力。在期刊遭遇挑战的当下,文学期刊又将如何面对自己的未来?

  先谈谈第一个提案。我认为,作为一个大国,中国的外交在世界上备受瞩目,通过一些普通的外交事务,很难实现国与国之间的相互沟通;然而,通过文化、文学进行沟通,却非常便捷。因为人与人、国与国之间,实际上都存在感情的问题,文学很容易打通这层关系。比如,我们对俄罗斯的感情,实际上很大一部分源自我们对俄罗斯文学的了解。这种由文学所产生的潜移默化的感情,渗透进我们的血脉当中和思想深处,我觉得特别重要。同样的,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来自中国文化、文学的力量,也可以在外交当中可以起到独特的作用。因此,我建议国家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收获》并不提倡所谓文学的口号,我们的态度就在我们的作品上,每一个时代的变化其实都在我们的作品中有很多表现。”钟红明说,《收获》希望用自己内在的文学品位发挥在作者和读者之间架起展示平台的作用。

  为了能够使期刊功能实现转变,从最初比较单纯的展示到真正成为一个交流的平台,《花城》依托花城出版社近些年做了一个多媒体融合平台项目,通过固有的优质资源可以衍生出更多的其他形式的作品。在交流之外,同时更加重视互动的功能,幸运农场让读者、作者、编者能够实现顺畅的交流对话。朱燕玲说,文学面对着非常嘈杂的市场,业界要有定力,要用比较平和的心态,以一种公益之心来做文学。

  《黑道风云二十年》起初是在天涯社区中连载的一部长篇小说,拥有超高人气,作者孔二狗也凭借此书一战成名,也有人把它拍成了电视剧,但似乎是因为过于血腥、脏话太多的原因,这部网剧被停播了,所以想要接这部小说的导演一定要注意了。

  与朱燕玲的观点相同,在钟红明看来,即使百年老店也会遇到非常强烈的挑战,但是期刊人要有自己的定力。而《收获》则牢牢抓住了当下最火热的“IP”,与“赞赏”IP平台共同开发的写作出版社区“行距”客户端将成为期刊发现优秀作品并形成剧本工程的重要手段,许多项目已经开始进入影视筹划拍摄阶段。“文学是很多样式的样本和灵魂,《收获》利用自己对优秀作品的近距离接触,价值不仅仅局限于刊发在期刊上,而是挖掘到对人类有影响力的杰作。”钟红明说道。

  “无论时代怎么变化,要坚持自己的办刊方针,坚持过去已经取得的经验,这是毫无疑问的。另外,我们要做一些文学的拓展,因为时代毕竟在变化,一本文学期刊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展示自己,延伸自己。”

上一篇:乐陵前何庙村村民庞学冬卧病在床自强不息 7年发表百万字作品
下一篇:讲述中国故事的好作品——评长篇报告文学《快递中国